中国柴油机诞生地:潍柴、玉柴、上柴?答案竟然是这样的_恒威柴油发电机

2020-03-17  来自: 恒威动力

本文关键字:恒威柴油发电机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 康明斯柴油发电机组 国产发电机

本文阅读时间:15分钟

101年前的一个夜晚,一个中国人悄悄登上了一艘停泊在芳村大冲口的英国轮船……谁能想到,此举竟揭开了广东乃至整个中国机器制造业的序幕!他就是中国柴油机的试制者,下面随小编一起来揭开“他和它”的神秘面纱!

薛广森(1865-1943年)字湛禧,号公奋,龙江美里坊人。民国时期广东著名民族工业家。清末经营缫丝机械维修业,民国初年创办广州协同和机器厂,首次试制中国柴油机,并兴办粤海航运、十多家机器碾米厂、缫丝厂和接办华南地区的造纸企业绵远纸厂。抗日战争爆发后,因拒绝日伪商会的笼络,所办企业迭遭打击,终至破产。

顺德作为清末民国时期广东重要的丝业生产基地,曾涌现出一大批长袖善舞,独领风骚的丝业大亨,但将广东丝业迅猛发展并推向更高一个层次的却是没有直接从事这一行业的龙江人薛广森。

与众多顺德大企业家一样,薛广森读过几年私塾。或许正是这种点到为止的启蒙教育,在让他认识文字背后的大千世界后,没像其他读书人那样走进四书五经的文字胡同,而是在略识记账写信后得以在更少的传统文化束缚中走向一般读书人不屑其实是不敢涉足的商界,并以读书人与商人结合的特质去完成自我的人生理想,发挥出许多读书人难以企及的实业贡献,在当时为后来人提供了一个可供借鉴的另类人生,更为后人提供了一个别具一格的人生轨迹。

出任大良的民营机械厂经理

十七岁随堂兄来到香港英军船坞做工的薛广森,因有几年诗书在肚,再加上沉稳深思,很快就学得一手出类拔萃的技术,在香港掌握的这些世界上技术和耳濡目染的见识,让他自觉地走出乡间工匠井底之蛙的窠臼。得风气之先的薛广森隐隐觉得自己应该像香港的那些纵横大洋、走南闯北的大商家那样去经营人生。于是,学成归来的薛广森回到顺德,在顺德的民营机器厂顺成隆工作。

1898年,他在大姐的资助下,以250两白银的股金加入当地大丝商、对他十分赏识的曾秋樵的顺成隆丝厂并出任经理。

当时顺德有丝厂多家,而顺成隆瞧准这个商机,强势突入,专营缫丝机以及零部件制作,这让那些一直将待修机器往返搬运于广州顺德之间苦不堪言的商家交相称善,再加上薛广森重质守信,按时交货,深得客户好评,因而利润可观,名声日隆。在顺成隆埋头工作积累了丰富经营和产业经验后,与当时众多顺德出色商人一样,薛广森逐渐发现,久在人下难免跋前踬后,于是他在1905年自行招股,在乐从开设顺栈机器厂,自任经理,因乐从丝商众多,投资活跃,不久便在规模和资产上超越顺成隆,显露出不凡的后劲与实力。

试制出国内柴油机

与许多单纯从事贸易买卖的顺德商人不同,薛广森其实是出色的机器制造专家和具有敏锐市场眼光的复合型人才。他对碾米机进行技术改进后,因性能优佳而承接了大量业务,但当发现刚刚面世的柴油机具有深远发展空间时,他就暂时放下米机开发,马上借停泊在珠江的英国轮船维修的机会,将其柴油机全部拆卸,探究机器构造,并绘成图纸进行研究,反复改进。

经过几个月的努力,终于在1915年试制出国内柴油机,并大批生产,获得专利。当时的报纸就有过报道,称协同和的柴油机性能良好,适宜用于浅水客轮。自此,柴油机成了该工厂的主产品之一。

中国柴油机

在一个从传统手工技术到现代化大机器生产转型的大时代,薛广森试制的柴油机在让他获得大量订单和丰厚资产的同时,更在中国产业技术上具有里程碑的意义。他在完成一名技术专家身份职责的同时,更让这些源源不断投入生产的技术成果带来汩汩不绝的财富和渐渐隆升的声誉,跳出了那些在书斋里独自吟哦,自我欣赏的传统文人路径,以更澎湃的生命激情去拥抱更广阔的碧空。不仅如此,他还兼营榨糖、榨油等行业机械制造,成为拥有一千多名员工且技术高精尖的企业。

旧址保存完整

文物考察专家在大冲口地区意外发现了建于1911年的“协同和机器厂”成片旧址,其车间、仓库、厂主别墅等保存较为完整。据介绍,世人先前所知的情况仅限于“广州柴油机厂是中国柴油机制造业历史悠久的企业之一,其前身便是‘协同和机器厂’,始建于1911年”,而新近发现令人意外:该机器厂旧址保存得相当完整,历经多年风雨不变。

该车间建于1922年,使用时间竟然已经超过90年。据了解,该车间就是原协和同机器厂的生产车间,内部使用德国钢筋搭建,屋顶则是木梁砖瓦,保存至今。经勘测,车间长34米,宽33.6米,高约10米;车间正门口呈圆拱形,拱形门上方刻有“1922”字样。

在薛广森的时代,人们碾米都用人工。当时一个精壮劳动力,八小时只能碾谷200公斤或舂米150公斤。后来出现碾米机,即使是一套小型米磨,一昼夜就碾米1万公斤。当时珠三角一带的产粮区农民都盼望能出现碾米厂。

有见于此,薛广森就从1910年起到1927年先后在顺德、南海、中山、广州等地合股经营了10间米机厂,这些厂家都以“成”字为号,合称“十大成”米机厂。它们的名称分别为“协昌成”、“协同成”、“公心成”、“协大成”、“德丰成”、“协和成”、“正心成”、“公德成”、“协天成”、“协德成”。

恒威柴油发电机

薛广森十分关注原料的收购,每年早晚两造稻谷收割前,他就在广州召开专门会议,邀集各米机厂负责人以及各处供应采购商一起,讨论本年市场走势,制订采购计划和价格,要求有关人士分头行事。不仅如此,薛广森十分注重诚信。每天他都在店内挂一镜框,上书:“秤磅司码,买卖公平,货真价实,童叟无欺,薄利多销,微中取利”。如发现店员有不轨行为,就毫不留情地当场辞退,因而很多农民都远道前来,购买米粮,米机厂因此日收入高达3000元。遇有自然灾害或歉收时,他就到各处公开贮粮数目,打开谷仓让有声望的士绅参观,再讨论供应方式,从不提高粮价,深受民众欢迎。薛广森经营“十大成”米机厂,为当地老百姓带来众多方便,但他自奉甚俭,只是将利润细加积累,再投资其他实业,因此后来他还经营丝庄、银庄、出入口庄、盐步绵远纸厂、东洲电筒厂等。

恒威柴油发电机

作为一名从龙江乡间走向大城市的顺德人,薛广森除了具有顺德人那种沉实敏锐,果干勤奋的共性外,更有当时大多顺德人所不具备的那种涉猎西方文化的眼光与精神。

他长期潜心钻研西方技术,还深入研究英国经济学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等书籍,他不仅发明了柴油机、改进了碾米机,更将西方的经济理论融入到古老的乡村市场中并获得可喜收获,他的集股、利润再投资等都显然是深受《国富论》影响,这就理性地走出大多顺德商人守成自足,不求进取,不懂得运用社会资源壮大自我的小农耕作传统模式。因而,人们虽然将目光停留在他发明柴油机上,但是他其实已经超越了单纯的柴油机,而是成为一位初步具有世界西方技术见识和经济头脑的企业家,这就足以解释为何他一直不断开发新产品和相关产业,且大多都具有超前意识的原因,而正是他的这种不断自觉的自我超越和突破,才成就了他从默默无闻的乡间小子渐渐成为广东举足轻重的商界巨子。 

产品展示

产品展示